“祖業”開始收費,女性難分土地
一場“議論最廣”的宅基地改革

李宗澤認為土地問題無形中走入一個怪圈:“土地不夠用,企業進不來,年輕人分不到。土地其實也很多,可大家寧可花錢找人清理垃圾,也不願放棄宅基地。”

為了宣傳宅基地改革政策,石婆固鎮政府先後印製250多條橫幅,並將宣講政策音頻材料發放到各村廣播站,但收穫的效果並不理想。

劉蕊無法理解,外界對“女生無法繼承宅基地”質疑點在哪。正如在大部分石婆固鎮的婦女看來,這甚至“稱不上是一個問題”。

“老百姓在此過程中,也會強化宅基地所有權、資格權、使用權‘三權分置’的特性,為宅基地確權奠定一定基礎。”

(本文首發於2020年11月19日《南方週末》)

石婆固鎮一個種滿青菜的院落。村民寧可荒廢,也不願意放棄宅基地。村土地進入無地可用的怪圈。 (南方週末記者 蘇有鵬/圖)

在被問及宅基地收費一事上,石婆固鎮的婦女比男人更沉默。2020年11月13日,一名在家裏忙着剝花生的婦女,頭也不抬地回答:“問我家男人。”

一部分原因在於,這個位於河南省新鄉市延津縣西部的小鎮,2020年10月16日出台了《致全鎮廣大羣眾的一封公開信》(以下簡稱公開信)。這封涉及宅基地改革的信中,關於“一户一宅”的認證標準,赫然寫有“農户有兩個以上子女,但只有一個兒子的,認定為一户”。換言之,女性很難繼承父輩的土地。

2020年11月10日,當公開信被媒體曝光後,“超佔的宅基地需繳納費用,一平米每年最高20元”的內容也引發更大討論: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宅基地,怎麼還要收費?

河南各地網友的意見在新聞評論區湧現,反對聲一浪高過一浪。在新鄉同城的熱搜榜上,宅基地改革的話題足足掛了3天。

“我們既不是最早開始的,也不是做得最好的,但卻是議論最廣的。”延津縣委宣傳部部長杜亞東很無奈。2020年以來,新鄉的宅基地改革從點到面逐步推行,全市不動產權籍調查已完成超九成。

這場改革早已在全國多地鋪開。從2015年開始,為了解決農村土地問題,盤活閒置宅基地,國家相關部門已經多次發佈相關文件。

“全鎮9000宗土地,差不多有2000宗涉及超佔、一户多宅。”石婆固鎮黨委書記李宗澤對南方週末記者表示,“宅基地改革勢在必行。”

風暴眼中的寧靜

位於平原地帶的石婆固鎮,有四萬餘人在此生活勞作。一條主幹道橫跨南北,銜接着延津縣唯一的高速路口。

2020年11日10日,已經在鎮裏公告欄貼了快一個月的公開信,被人拍照上傳至微博。其中涉及宅基地收費的規定,將網友情緒引爆。

信中提到,新劃批的宅基地不超過167平米。據稱,此項規定是依據《河南省實施〈土地管理法〉辦法》來制定的:“人均耕地667平方米以上的平原地區,每户用地不得超過167平方米。”

關注此事的網友劉莉莉(化名),打小生活在河南農村。她判斷:167平米完全不夠用。“拿掉院子、放農機設備的地塊,一家幾口人住,夠嗆。”

讓劉莉莉心裏不是滋味的,是超出起徵點的部分,每年還需收取有償使用費。收取對象包括兩個部分:“一户一宅”中超標準佔用的和“一户多宅”中的“多宅”部分。

公開信稱,以起徵點為基礎,一共分為五個層級:超出50平方米以下,每年2.5元/平方米,依次階梯上漲,超出201至300平方米的部分,每年20元/平方米。超出300平方米的部分,則“建議村委會收回”。收來的錢並非要層層上交,而是“納入村級賬户管理”,用於村莊改造以及宅基地退出補償。

不過,公開信在網絡上引起的輿論風暴並沒有波及小鎮。當南方週末記者11月12日來到石婆固鎮時,處於風暴眼中的小鎮十分寧靜。外地來的汽修工對改革內容一無所知,本地

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